俩娃上了高中回头投诉老师:这是个没过河就想拆桥的时代!

浏览人数:190次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不详 发布时间:2021年8月20日
导读/推荐的理由:教育局领导与举报老师的家长,有这么一段对话,意味深长: 教育局领导:是你托了熟人邀请老师帮忙补课,课上完了来举报老师,对吧? 家长:是这样。
虚伪以待

昨天下午用截图发了一个朋友圈,说的是一位学生家长,养了一对双胞胎,请物理老师补习。两个娃顺利收到高中录取通知书后,家长向教育局实名举报了补习老师。老师退还了补习费,还赔偿了家长几千元,换了一纸谅解书。

朋友圈里骂声一片,这是正义的骂声,我高兴。

今天就此事写新闻评论,就不是发朋友圈那么简单了,我要了解事情的始末,于是上网查资料。

经查,与朋友圈里引用的那个截屏相比,事情基本属实,但有一点出入,我把它写下来,让大家进一步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。

据老师本人介绍,一起补习物理的有4个孩子,半个月,每孩每节课收100元。实名举报老师的这位家长,是一对双胞胎。还有一位老师亲戚的孩子,不收费。另外应该还有一个孩子,是收费的。

双胞胎家庭,应收6000元,交费时,家长要少交1000元,老师没有同意。那个截图里说老师收了这家9000元,看来是说错了,是另一个孩子交了3000,加起来一共9000。

双胞胎收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,这家长就把老师实名举报了。这段时间风声紧,实名举报,人赃俱获,教育局不能不受理呀,于是要处理老师。

双胞家长是委托中间人找到老师补习的,中间人知道这个事,感觉自己害了老师,于是主动拿出1000元,老师也出1000元,送到家长手上,想家长“撤诉”。家长收钱了,可是教育局仍然通知老师到局里,写材料,至于是否受到行政处理,还不清楚。

这事之所以一边倒地谴责双胞胎家长,是因为他们做得非常卑鄙。他们让孩子在补习中录音,打钱给老师,也有意留下证据。我不敢说这位家长是在补习一开始就给老师挖坑,这点上,我与大家的看法不同。应该是,在少付1000元的问题上,家长没有得逞,从那时起,就吃下一口气,才把孩子的录音和付款凭证找出来,一并举报老师的。

俩娃一起上了高中,应该说,这是家庭的一件大喜事,应该好好感谢补习的老师才对。可是家长的灵魂被扭曲了,就成为没有进化好的人类了。比如他想,亲戚的孩子不收钱,凭什么收我们家的,搭在一起听听还要付费?孩子是你的学生,考不上高中你有责任,你的补习,就是补过,还要付钱?说好6000元,我少付1000为什么不答应?我们买菜不是也讨价还价吗,你老师比卖菜的还高级?你补习功课,在国家两减的文件背景下,就是违规的,我投诉你违规补习,我就正义了,你敢翻?再说,我那6000块钱既然是你违规所得,我就不信要不回来。

结果,这家人两个孩子被补上了高中,省了6000元钱的补习费,还讹得了2000块钱的私了费,赚大了。

这家人卑鄙,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契约精神。说好的补习半个月给6000块,先是想赖掉1000,赖不掉就举报。双方你情我愿,是一堆屎也得吃下去,不是吗?

这家人卑鄙,是过河拆桥的主。你当初不托人请老师补习不行吗?哦,不补习又怕娃们考不上高中。孩子一上了高中,利己了,就开始损人,损那些对自己有恩的人。民间叫过河拆桥,也相当于过河毁船,我让你所有人,都别想过河!

这家人卑鄙,就是他们有恃道德的高地,捏老师一把。举着正义的大旗,干起为人所不齿的下贱事。自己在道德的洼地里滚得一身泥水,反身恩将仇报,文革中,这种打着革命旗号干出反人类事情的人多了去了,打死老师的,不是一例,人家教你知识了,怎么反成了仇人?至今少有人检讨,就是因为他们当时便是正义的化身,即便错了,也是当时发动人的错,我在道德的高地上,永远正确。

这家人卑鄙,就在于他们手上的剑,是锋刃向着恩人的,而不是一把剑悬在空中,大家共同危险。真正的正义,应该是共同担责。如果说老师违规,家长和两个孩子也是参与者,也是共谋,在这次补习事件中,有需求才有市场,有求情才有老师的违规补习。教育局应该取消两个孩子上高中才是,家长应该同意才是。不信试试,你取消两个孩子进入高中就读的资格,他们一家不死给你看才怪。

写到这里,想起了莫泊桑的中篇小说《羊脂球》。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,普鲁士军队攻占了鲁昂城,有10个人同坐一辆马车出逃,这里就有羊脂球。另外9个人,个个地位显赫。

羊脂球是浑名,本名叫艾丽萨贝特,是位妓女。她之所以被人称为羊脂球,是因为她矮胖丰满,皮肤光洁,手指节长得像羊脂蛋蛋一样。

她准备了3天的食物,在大家饥饿难奈的时候,羊脂球拿出自己的食物给大家吃,“于是人们对羊脂球的态度像肚子一样发生了变化。先前的蔑视变成了亲昵,辱骂也变成了夸奖。”

最恶心的是普鲁士军官扣下了马车,提出要羊脂球陪自己过夜。一车人个个动员羊脂球同意做这桩交易,最后还是老修女的理论高大上,具有道德的高度:“只要用意是好的,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触怒天主”。

羊脂球不情愿地献出了自己的身体,一车人得救了,鄙视和唾弃又开始了,心里再一次开始辱骂羊脂球就是一个婊子。“马车继续前行,车上的人拿出了自己的食物大口地嚼着,只有羊脂球缩在车的角落里受冻挨饿,在科尔尼代的马赛曲中呜咽。”

因为她没有时间准备自己的食物!

像打击黑恶势力一样打击培训班,像抓卖淫一样抓补习的老师,这事,在当前,是善规被扭曲后的正义,总有一天会检讨这种有辱斯文的恶劣举动——我对双减举双手赞成,但对过激的做法保留自己的态度。

1870年左右的一马车贵族,和150年后的这家人,算盘都打得精。这家人就是那些令人不齿的贵族!

这种精致的利己主义,如果总得好报,社会风气就会进一步尔虞我诈,就会进一步恩将仇报,就会进一步损人利己,就会进一步不利己也损人。

我想知道,当这一家人请托老师补习自己两个孩子的时候,是不是也有修女的高大上:“只要两个孩子能顺利考上高中,我们会报答您的恩情的,这是为国家在培养下一代啊!”。

据说,教育局领导与举报老师的家长,有这么一段对话,意味深长:

教育局领导:是你托了熟人邀请老师帮忙补课,课上完了来举报老师,对吧?

家长:是这样。

最后引用郭德刚的一句话结尾:

“有些人涂着再高端的香水,我都能闻出人渣味。”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或书籍,其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图片、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以上图片、文字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同时以上资源内容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,仅供预览交流学习使用,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确认之后立即删除。

文章共: [1]
评论
当第一个评论者吧,抢沙发!
发评论
您的姓名:   您的E-mail:
评论内容:
验 证 码: 如看不清楚,请点击刷新。
 
 
注意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请先登陆或注册        

用户名: 密码: